英国TNT剧院莎士比亚经典喜剧《仲夏夜之梦》 已结束

  • 演出时间:2019年04月18日—20日 19;30
  • 演出场馆:北京9剧场(切CHE·行动剧场)  
  • 特别提示:VIP会员返款2%
  • 配送运费:票款低于300元加收10元快递费
您选择了:
待选择 待选择
  • 演出信息
  • 温馨提示
  • 1.2米以下儿童谢绝入场(儿童项目除外),1.2米以上儿童需持票入场。

     莎翁永恒爱情礼赞

    英国TNT剧院《仲夏夜之梦》

    A MIDSUMMER NIGHT S DREAM by TNT Theatre Britain

    英文原版演出 配同步中文字幕


    《仲夏夜之梦》讲述雅典少女赫米娅违抗父命,不愿嫁给父亲选定的狄米特律斯,而与拉山得相爱。公爵判定如果赫米娅不遵父命,就将被处死或是终生被幽禁在修道院里。拉山得和赫米娅于是在深夜逃出了雅典,海丽娜得知赫米娅与恋人出逃的消息后,为讨好自己的爱人狄米特律斯,向他透露了这个消息。于是他们俩也追到了森林之中。林中,仙王与仙后反目,仙王为了报复让小精灵取来相思花把花汁滴在仙后的眼中,让她一睁眼就会爱上她第一眼看到的东西。由于小精灵把花汁点错,引起了相爱的情人们之间的纷争。最后,仙王把解除魔力的汁液点在了仙后和错点了相思花汁的情人们的眼中,仙后和仙王言归于好,情人们也都终成眷属。

     

    TNT艺术总监保罗·斯特宾说,《仲夏夜之梦》成为莎士比亚最受欢迎的喜剧堪称名至实归,疯癫、爱恋、诗意和魔幻世界成就了喜剧和浪漫的完美结合,使这部1596年莎士比亚为贺友人新婚创作的作品成为跨越时空的爱情礼赞。剧中的矛盾冲突源于两性战争,TNT版《仲夏夜之梦》从忒修斯戏剧性征服阿玛宗女王开场,导出了皮拉摩斯和提斯柏的喜剧冲突。丛林因危险而刺激,而同样危险的是患有不育症的雅典国王。玻特则可能是莎士比亚笔下最伟大的小丑,虚荣,不了解自己却奢望了解爱情。莎士比亚以欢乐的笔法让英国民间传说中的精灵、历史英雄以及神话人物出现在同一舞台上,而使之融为一体的是深深植根于TNT作品中的自由精神和勃勃生机。

    TNT版《仲夏夜之梦》融戏剧、音乐和歌舞于一体,以震撼人心的戏剧冲突展现了爱情的欢乐、痛苦和疯狂。我们的演员不仅戏剧功底深厚,而且能歌善舞,因此巨大能量的释放并不囿于对白。《仲夏夜之梦》很容易被演绎成廉价喜剧,其结果是既不可信,主题和人物也不连贯,我们努力让人物贴近主题,不因喜剧而损失戏剧的严肃性,以创造出忠实于莎翁原著精神的《仲夏夜之梦》。

     

    关于英国TNT剧院

    英国TNT剧院于1980年创立,不仅在英国本土声名显赫,而且是全球巡演国家和场次最多的英语剧团--几乎占据了德国全部英语话剧市场,也是在法国、日本和俄罗斯演出最多的英语剧团。单是上一演出季,剧院就有14部剧作在三大洲上演一千余场。1993年起,英国TNT剧团开始和美国欧洲戏剧集团(American Drama Group Europe)合作制作演出。剧团艺术总监保罗·斯特宾斯获奖无数,包括在慕尼黑双年展、爱丁堡艺术节、法兰克福艺术节的奖项。剧院亦曾和多个国际戏剧节和著名剧院合作演出,包括雅典音乐厅、圣彼得堡国立喜剧院等,被誉为"首屈一指的巡演剧团"(香港《南华早报》)、"动人肺腑、魅力非凡的剧场"(纽约《乡村之声》)。

    TNT既是英文炸药的缩写,亦是新剧场的缩写,剧院致力融合各种演艺形式,成为具爆炸力的新剧场。TNT以多种剧场元素为表演根基,包括英国传统戏剧、东欧大师戈罗托夫斯基和梅耶荷德的形体剧场和意大利假面喜剧等。TNT的戏剧作品有浓厚的音乐剧特质,所有作品均委约作曲家全新配乐,导演与编舞通力合作,对演员的选拔亦看重其驾驭戏剧、音乐、舞蹈的综合能力。TNT剧院从2000年开始创作莎士比亚的系列作品,包括《哈姆雷特》、《麦克白》、《仲夏夜之梦》、《罗密欧与朱丽叶》和《驯悍记》等。而如同莎翁时代一样,一人分饰多角和性别反串也是鲜明的TNT特色。

     

    下图为查尔斯王子代表英国女王授予艺术总监保罗·斯特宾大英帝国勋章(MBE),以表彰TNT剧院对英国戏剧的杰出贡献。

    "TNT展现了英国剧团的所有特质。"- 德国慕尼黑《南德意志报》

    "尽管用英语演出,但圣彼得堡国立喜剧院每夜爆满,我们从未看过这样的话剧。" - 俄罗斯《戏剧》

    "折服中国观众的是简洁却绝不简单的设计中蕴含的巧妙想象力以及整个演出纯正的英伦风格和强烈的戏剧震撼力。"- 《北京晚报》

    "表演行云流水,潇洒自如中却深藏功力。舞台简洁至极,朴实之中却凸现庞大寓意,对比英国人驾驭戏剧的能力,我们深受启发,却又自认不如。" - 《新京报》

     

    英国TNT剧院《仲夏夜之梦》卡司

    丹·维尔德 饰演欧泊龙

    Dan Wilder as Oberon


    2003年毕业于伦敦东15表演学校,出演了TNT剧院《哈姆雷特》、《罗密欧与朱丽叶》、《驯悍记》、《麦克白》、《圣诞颂歌》《坎特维尔城堡的幽灵》和《凯撒大帝》。他出演了伦敦西区、皇家约克剧院和英国皇家歌剧院的多部作品和电影《一次机遇》。

    杰西卡·阿金斯  饰演赫米娅

    Jessica Atkins as Hermia
    2016年毕业于伦敦三一拉班音乐舞蹈学院,出演了TNT剧院《雾都孤儿》、《驯悍记》、《圣诞颂歌》和詹姆斯艺术制作公司《爱丽丝梦游仙境》。她曾在英国BBC电视剧《神秘博士》中饰演少年蕾妮特。

    艾梅·希斯洛普 饰演提泰妮娅

    Aimee Hislop as Titania
    出生在苏格兰,毕业于意大利孔蒂戏剧艺术学院,出演了TNT剧院《罗密欧与朱丽叶》和《吸血迷情》。其它舞台剧戏剧作品包括英国干草市场剧院音乐剧《新民俗 》,飞翔的披萨剧院《风中柳》、白马剧院《成功者之歌》,拉撒路剧院《李尔王》和康普利特剧院《罗密欧与朱丽叶》等。

    瑞秋· 米德 饰演海丽娜

    Rachel Middle as Helena
    2010年毕业于苏格兰皇家音乐学院,获音乐剧硕士学位;同时拥有圣安德鲁大学中古世纪历史和哲学硕士学位,是威廉王子的校友。她出演了TNT剧院《美丽新世界》、《圣诞颂歌》、《哈姆雷特》、《第十二夜》和《暴风雨》。

    塞缪尔·怀特  饰演狄米特律斯和波顿

    Samuel Wright as Demetrius
    出演了TNT剧院《雾都孤儿》和《坎特维尔城堡幽灵》。其它舞台剧作品包括阿尔德肖特王子大厅剧院《阿拉丁》、《美女与野兽》;伊利里亚剧院《鲁迪戈里》、《米卡多》、《彭赞斯的海盗》。他还和瑞秋·米德特联袂出演弗比尔剧院《大公爵》。

    凯尔·泰勒  饰演拉山德和迫克

    Kyle Taylor as Lysander
    这是他出演的首部TNT剧院作品。其它舞台剧作品千禧娱乐剧院《蓝精灵的生活》,法国萌孩儿剧院《爱丽丝的地下历险记》、詹姆斯威尔逊剧院《圣诞老人和圣诞历险》和米诺剧院《花园夜生活》。

    你喜欢的人怎么都懂不了你的心意,你不喜欢的人却对你死缠烂打;好不容易两情相悦,却莫名其妙受到外力阻挠;结婚多年看似恩爱,却总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互相看不顺眼、赌气折腾……这些情景可不是情感专栏的选题,而是莎士比亚在四百多年前创作的喜剧《仲夏夜之梦》的主要内容。

    雅典姑娘赫米娅与青年拉山德相恋,却被父亲许配给另一位追求者狄米特律斯,而赫米娅的密友海伦娜却暗恋着狄米特律斯。仙王奥布朗想成全两对男女,命令淘气鬼迫克下药让狄米特律斯爱上海伦娜,不想迫克认错了人,狄米特律斯和拉山德都在魔药影响下爱上海伦娜,抛弃了赫米娅。与此同时,奥布朗与妻子提泰妮娅产生矛盾,也给妻子下了药,高高在上的仙后爱上了丑陋的驴头人,对他言听计从。最终,奥布朗解除了两对年轻人的误会,拉山德与赫米娅、狄米特律斯与海伦娜终成眷属。他又同情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妻子,解除了药效,与她和解。

    这次恰逢莎士比亚去世400周年,我来到伦敦的莎士比亚环球剧院,满心期待看到一出原汁原味的《仲夏夜之梦》。坐在古色古香的露天剧院的硬板凳上,底下的木制舞台和挤在台前的站票观众一览无余。我好奇地想看看,穿着伊丽莎白时期戏服的演员背诵那些半文不白的台词会是什么景象。尽管在这初夏的闷热中,我不得不闻着周围人的汗味、拿戏票给自己扇风,我还是兴致盎然,毕竟难得有机会暂时忘记自己是个二十一世纪的外国游客,装成四百多年前的伦敦观众来一次穿越之旅。

    但当开头的两位演员分别穿着西装和短裙闪亮登场时,我就有了不祥的预感。随着剧情的发展,这种预感变成了困惑和恐慌。赫米娅成了个有点花痴的印度姑娘,一被男友求婚就激动得难以自持。海伦娜则干脆来了个"性转",变成了有点娘气的印度裔男同性恋海伦纳斯,剧中的四角恋由此多了个"直男掰弯"的噱头。尊贵的仙王奥布朗成了个男女不忌的性骚扰惯犯,优雅的仙后提坦妮娅则在情人面前脱得只剩内衣。所以,当我看到剧情突然中断、男女主角跳起宝莱坞歌舞时,我一点都不觉得惊讶了。

    莎士比亚不只属于几百年前的白种异性恋观众,他属于任何时代、任何种族、任何性向,这样的政治正确在此不作赘述,其实我很理解环球剧院的现代版尝试。然而,这显然不是我期待中的《仲夏夜之梦》。我一直认为,和其他莎剧相比,《仲夏夜之梦》充满了一种脱离现实的轻盈感。它没有悲剧的沉重和历史剧的严肃,也不像那些有点模式化的老套喜剧。这只是个天马行空的魔幻故事,读者只求一时乐趣,借此忘却现实的纷扰。

    但环球剧院的现代版改编却真实得不可思议。大概是因为剧中服饰过于现代、音乐过于动感、表演过于直白,剧中的四角恋看上去不像是作者为博观众一笑而强行拼凑的剧情,而更像是我们身边"我爱你,你爱她,她爱他"的狗血戏码。于是我们就能理解海伦娜对好友兼情敌赫米娅的同情和妒忌,也能理解赫米娅看到男友移情别恋后的惊愕和愤怒。互相憋气的仙王仙后也不再是魔法森林中的神话人物,因为谁没听说过哪对陷入中年危机的夫妇呢?剧中人物仿佛就生活在我们的世界里,有的也许是在微博上吐槽的陌生人,有的也许是我们亲密的朋友,有的甚至可能是我们自己。

    如果说我们尚难接受《罗密欧与朱丽叶》中痴恋殉情的青少年,那么《仲夏夜之梦》里的爱情难题似乎更贴近我们的日常生活。环球剧院那带着点俗气的改编看似拉低了莎剧的格调,但却在无形中拉近了我们和莎翁的距离,把我们带回那个戏剧被用来娱乐大众而不是高居艺术殿堂的时代。

    当我不再把《仲夏夜之梦》当成一出魔幻的闹剧,我也意识到,正像《哈姆雷特》的母题是复仇、《奥赛罗》的母题是嫉妒,《仲夏夜之梦》也有一个源于现实、贯穿全剧的母题:理智与情感。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剧中的混乱荒唐、疯疯癫癫,甚至是其中的精灵和魔法,都与这一母题息息相关。

    恋爱中的人是否还能保持理性?这个话题有时很明显:迫克的魔药令忠诚的拉山德移情别恋,又让仙后委身怪物,显然应了“情人眼里出西施”的古话。与此同时,海伦娜为追求狄米特律斯不惜背叛闺蜜,泄露赫米娅的私奔计划,试图乘虚而入,无疑是教科书般的“重色轻友”。剧中几对男女追求爱情的狂热在崇尚浪漫的文艺作品其实并不少见,反倒有点陈词滥调。

    更有趣的是全剧主干被设计成了一场梦境。全剧由三对男女在现实中的矛盾展开:一对被长辈阻挠,一对尚未两情相悦,就连即将举行婚礼的雅典公爵和亚马逊女王,也本属于敌对阵营。仲夏之夜的梦境搅乱了他们的身份,考验了他们的爱情(环球剧院的改编版中,仙王仙后也由雅典公爵和亚马逊女王饰演,暗示两对权贵夫妇其实扮演了同一角色),最后众人从梦中醒来,危机也随之化解。人们在现实中理智而清醒,在梦境中则混沌而迷乱,这强烈的反差源自捣蛋鬼迫克的魔药,换句话说,它来自不受理性控制的爱情。

    仙后提泰妮娅是最典型的一例。在魔药驱使下,她精心服侍驴头人,还为他采花制成花环,即使仙王嘲骂她出尽洋相,她还低声下气地求他息怒,全失昔日与丈夫叫板的锋芒。而当药效解除、她看到身边的驴头人时,立刻觉得“自己爱上驴子”这种事荒唐无比,说自己一看到他就生气。

    也许,在作者眼中,爱情就是这样不可理喻,身处其中的人忘乎所以,有的像提泰妮娅一样倾心于不合适的人选,有的则像拉山德和狄米特律斯一样热血冲动、劝也劝不住,在外人看来就像吃了魔药一样愚蠢可笑。而当人从爱情的幻梦中醒来,又会推翻自己先前的一切理由,好像那些举动完全属于另一个人。

    在全剧结尾,秩序重新恢复,过往的丑事和误会一笔勾销,有情人终成眷属。理性把人们从毁灭的悬崖上拉了回来:提泰妮娅差点失去了她的尊严,拉山德和狄米特律斯差点失去了他们的生命。可这个结局又暗含惆怅:如果非理性的爱情只会带来闹剧甚至悲剧,那些梦中的故事就真的不值一提吗?主人公们是否能在理性而世俗的婚姻中吟出那个梦中的诗篇、重新感受情感不受任何阻碍倾泻而出呢?

    《仲夏夜之梦》的天真在于,它止步于梦醒的时刻,给观众看到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它的深意在于,梦醒之后,这些人物就要踏入真实的生活,就像观众在帷幕降下后从剧院回到家中一样。可生活不是戏剧,也不是一场幻梦。在这现实琐碎的生活中,人们是否还敢记起曾经的某个仲夏之夜呢?

    "情人们和疯子们都富于纷乱的思想和成形的幻觉,他们所理会到的永远不是冷静的理智所能充分了解。疯子、情人和诗人,都是幻想的产儿:疯子眼中所见的鬼,多过于广大的地狱所能容纳;情人,同样是那么疯狂,能从埃及人的黑脸上看见海伦的美貌;诗人的眼睛在神奇的狂放的一转中,便能从天上看到地下,从地下看到天上。想像会把不知名的事物用一种形式呈现出来,诗人的笔再使它们具有如实的形象,空虚的无物也会有了居处和名字。"
    ——莎士比亚《仲夏夜之梦》

  • 1.北京五环以内区域订票满300元起免费送票,票款不足300元加收10元配送费;五环外区域建议您通过网银支付票款,为您安排到付。

    2.其它省市配送费用采用EMS邮寄,加收20元EMS费用。

    3.因演出票品具有特殊时效性,演出开始前三天的票品需先付款,否则不接受送票上门服务。

    4.演出票是联网实时出票的,订单经过电话确认后无法更换和退票。


Copyright© 2002-2017 北京恒通利华信息技术有限公司(51p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30009号-1     



即扫 即订 即返